【TSN/BVS/TASM】仓鼠团的日常


概述:论一宠物仓鼠店为何卖不出一只仓鼠

警告:OOC

——01——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家宠物店,虽说是宠物店但是介于老板的蜜汁信仰店里只卖仓鼠。

同时,店老板是一只神秘而有学术气息的雷丘,经常不在店。店里有三个不正经的店员,他们的日常是讲相声(buni)。

而由于卖不出去的缘故店里现仅存着四只(都跟成了精似的)仓鼠。

今天,这家店也在朝着零销售额前进呢。

——02——

“Chris!”

店员之一的Dustin有些担忧的放下手中的饲养日志,呼喊声脱口而出。

“怎么了?”

胃疼中的Chris递给带着些不明就里的Dustin一个感激的眼神,虽然Dustin那边的事情可能更加糟糕。

不,再怎么糟糕也比和Lex纠缠来的好。

Lex是一只喜欢搞事的秃顶仓鼠,平生最喜欢的就是各种拆装物件来合成它的假发,并且有意无意弄出一堆难处理的烂摊子来。

而通常情况下住在Lex隔壁的热心肠的Peter都会来帮忙处理,虽然有着一颗天使心的Eduardo也会来提供帮助,但是结局大多是被面瘫的不能再面瘫的Mark拉走。

而就如之前Dustin所说,Peter今天出了点状况。

一朝回到解放前,所以现在破事都得由他一个人处理。

论一只仓鼠为何如此喜欢搞事儿。

——03——

“Peter今天不太对啊,你看。”

Dustin漫溢的担忧之意付诸于了行动,他细长的手指轻轻戳了戳整只鼠都瘫软在小木屋顶端的Peter因为气愤而膨大鼓起的柔软脸颊,比平时还软还好摸。

“你看,平常的Peter可一直都是上蹿下跳永不停歇的,想碰到都难!”

无论怎样都好气的Peter被Dustin担忧的呼号声刺激到了,迅速地挪动身形在另一方向继续它的米虫大业。

觉得自己爱的小心心被Peter不理不睬的行为敲碎了的Dustin泪眼汪汪的开始用手指作死。

像是电流一般刺激着全身感官不断传达着的毛茸茸的触感非但没有对Dustin受创的心灵有半分的安抚作用,反而因着Peter情绪异样所产生出的毫不反抗的行为使他开始寻思着更得寸进尺的想法,全然忘记了本来的思想目的。

一旁满脸贴着冷漠标签的Chris盯了一眼自家走火入魔的同事,情不自禁的盯了第二眼后看向了被蹂躏的毛发蓬乱像是要有所动作的红蓝相间的毛绒球,刚想开口制止Dustin的行动,不幸的事情就像是时间的恶作剧一般忽地发生了。

Dustin被咬了,还见血了。

——04——

Dustin因为痛觉的刺激,条件反射的缩回了凝聚出一朵殷红血花的残破手指,哭唧唧的扑到了Chris怀里。

“Peter它咬我!它居然咬我!它不爱我了!它不爱我了!”

并没有打算给自家男友呼呼只是安慰性的来了个摸头杀的Chris瞟了一眼笼子里的景象,将整个画面收入眼底。

Chris忽地偏转视线将双眼对准Sean,在看到Sean去往的方向后吐出一口浊气,开始向Dustin示意。

“Dustin,来,把手伸到Peter面前。”

虽然有些后怕但还是照做了的Dustin将手指颤颤巍巍的伸到了Peter的面前,一瞬间有些湿热的痒意将一部分疼痛感带走。

Peter伶俐的小爪子扒拉着Dustin浸血的手指,伤口处因为被仓鼠湿滑的小舌舔舐过而显得有些糊乱,眨巴眨巴着水灵灵的似是巧克力豆的大眼睛的始作俑者有些小心翼翼的抬头望向在它看来格外高大的Dustin。

被万千丘比特之箭击中心脏的Dustin现在一点疼痛都感受不到了,他的身边只有名为爱的粉红泡泡。

而看着树屋下某只气急败坏跺着脚戴着假发的仓鼠,心思细腻的Chris深藏功与名。

——05——

“咔哒”一声轻响,Sean拿着医疗箱从杂货间出来了。

就在此刻,刚才还满满愧疚可怜兮兮的Peter在一瞬间阴沉下来,它高举着看似软趴趴实则凶巴巴的小爪子一下子跳下树屋向戴着由揉成一团而显得皱巴巴的面巾假发的Lex发起了猛烈攻势。

场面一度比较血腥和暴力。

“它们为什么会打起来?”

刚刚上完药就看到这种少儿不宜的场景的Dustin情不自禁皱起眉头来。

“刚刚Peter咬伤你的时候Lex就跑过去在树屋下幸灾乐祸的绕着圈搞事了。”

深藏功与名的Chris表示自己虽然听不懂仓鼠语但是对于这群快成精的仓鼠的表情还是看得出来的。

“说不定之前就是Lex把Peter惹生气的。”

Sean朝一旁角落里日常黏在一起的另外两只仓鼠看去,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毕竟有Peter的地方就有Lex,有Eduardo的地方就有Mark。”

——06——

“说到Mark和Eduardo——”

Dustin顺着Sean的目光所在地看去,有些无奈的怂了怂肩。

“所以它们这是又把粮食屯到一块儿了。”

角落里,Eduardo眼里盎满着溺爱的湖水,端坐在温暖的迷你电暖上像是要融化了一般晃荡着两只细小的后肢,看着Mark鼓起腮帮抱着一颗颗精良制作的粮食开始啃食。

“照Eduardo这架势,我估计Mark迟早有一天会变成大胖仓鼠的。”

Sean却对此嗤之以鼻。

“得了吧,”他翻了个白眼继续之前的话题,“Mark也就Eduardo在的时候才会进食。”

说着说着他翻了第二个白眼,呵呵了两声又道:“我有时候都在想Mark是不是故意的。”

听到这话的Dustin挠了挠自己有些炸起的红发,随即面色严肃的看向Sean。

“不可能!Mark的情商没那么高!”

Sean抽了抽嘴角,看着Dustin严肃而认真的面部表情想着Mark多次把Eduardo这只从来都不挑食爱惜粮食的仓鼠气的砸粮食的画面,赞同的回答道:“也对。”

——07——

“我建议你们别嘴炮了,你看Eduardo已经被Mark气跑了。”

一直看着身旁两位你一言我一语根本插不上话题的Chris终于等来了机会,虽然这个机会的代价比较悲伤。

——08——

Eduardo觉得委屈,很委屈。

在看到疑似家暴完的Peter和Lex以后这种充满怨念的心绪像是被撑开的雨伞一般无限放大了。

浑身散发着一股“我很开心我心情很好”的气息的Peter和被抓花了脸(像是专门只抓脸)的Lex挤在同一个秋千上晃动着,一旁紧临的其它秋千孤零零的只有被Peter它们的秋千所激起的风吹的零乱的份。

那句话怎么念的来着?

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郎叛逆,伤透我的心。

“dudu?”

注意到Eduardo此刻低沉的气场的Peter忙不迭的从秋千上跳了下来,朝着Eduardo挥了挥肉嘟嘟的小爪子一脸关切的问道。

紧随其后理假发凑热闹的Lex凭借着它多年的事儿精本质将重点一语道破。

“Mark对你做什么了?”

听到Mark这个名字,Eduardo自认凶巴巴的面露狠色吱了一声,气急的高频率跺起脚来。

“Mark他干脆和它的布告栏过一辈子算了!”

Peter和Lex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要帮忙吗?”

“啊?”

——09——

“嘭!”的一声巨响,处于神游边缘的三位员工在一瞬间回过神来,扭头一看像是进入了相同频道般流出了宽面条泪。

“哇!这笼子又炸了。”

“谁干的?Lex?”

“这不废话吗?快看看这次遭殃的是谁!”

……

手忙脚乱的店员之一Sean终于找到了这次的受害者,他上下打量了一下不知被何种方式关在平时给仓鼠用爪子作画的布告栏里的Mark,因为多了一层透明外墙同时整个墙面被爪子艺术画满的缘故,导致Mark看起来就像是和画景融为了一体。

“噗,我觉得你很活该,Mark。”

——END——

小剧场

Sean:为什么仓鼠卖不出去

Dustin:这战斗力

Chris:你养得起吗

评论(20)

热度(151)

© 咸鱼咸鱼是校长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