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异端

设定

时间线:“离婚诉讼案”后五年。

世界观:末世即将降临,人类分化为四种情况。

人类:无任何变异,丧尸的基础食物。

丧尸:被病毒感染的人类。

异能者:拥有异能的人类。

沉眠者:末世爆发后,病毒未在体内发作而陷入“休眠”状态的人。99.97%的几率会在苏醒后成为丧尸,仍为人类的情况仅为0.03%。现成为被人类大量捕杀、研究的对象。

人物情况:

花朵:移民新加坡,工作蒸蒸日上。真·单方面和马总断开联系。

马总:Mark is watching you,wardo.

————————————————————————————————

观察对象:异端分子Eduardo Saverin

对象年龄:28

观察者:观察员甲

观察地点:Facebook公司CEO办公室

观察时间:2010年3月13日0:00整

观察目的:为说服异端分子Eduardo Saverin的计划作修改和剖析

观察内容:异端分子Eduardo Saverin与沉眠者Mark Zuckerberg的一次单方面杂谈

观察背景:异端分子Eduardo Saverin与沉眠者Mark Zuckerberg坐在沙发上

事件描述:

这是由我——观察者甲对异端分子Eduardo Saverin进行的一次观察记录。

他又开始对着Mark Zuckerberg进行单方面的谈话了,这是我很不理解的一点。

和沉眠者有什么好谈的。

异端分子Eduardo Saverin语调轻快地说着“今天是我的生日,Mark。”这句话。他的手轻柔地拂了拂沉眠者的头发,眼神有些不自在地闪躲——

“你以前可不喜欢任何人碰你的头发。”

我很明显地听出来异端分子Eduardo Saverin在说这句话时“任何人”这三个字咬的很重。

“呵。”他轻笑了一声,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但我可以肯定那是苦涩的表情。

“Mark,今天是我的生日。”他又重复了一遍,刚刚“Mark”这个词的音量显然要比之前那声“Mark”大的多。后面那一句话音量小了很多,我感觉到他在呜咽。

异端分子Eduardo Saverin的手死死按住了沉眠者Mark Zuckerberg的肩膀,脑袋低垂着,眼神流露出一种近乎癫狂的嘲讽。

是的嘲讽。异端分子Eduardo Saverin经常在和这位沉眠者谈话时露出这种表情。

说真的我觉得他现在的举动十分的愚蠢。

沉眠者是很危险的,他难道就不怕Mark Zuckerberg先生突然醒过来把他也同化为丧尸吗?

哦,很抱歉。我这里出现了一个错误。

是有99.97%的几率会变为丧尸——在沉眠者醒来时。但仍为人类的几率只有0.03%,我认为除了这位异端分子,没有人会选择去等待一名沉眠者的清醒。

可惜,我们很需要这位异端先生的能力,不然我想没有人会去分出宝贵的人力物力去思虑如何说服一个行为古怪的异端。

  “Mark,i'm here for you.Please……”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像是哽住了一般全身颤抖着——

“Please……”

“Please……Wake up.”

“You need me……”

“You need me.”

就算醒来了也不会是你想要的那个Mark。

我低低地轻叹了一声——

可悲的友情,愚蠢的爱情。

他起身了,步伐有些僵硬的向电脑桌走去。

他的手握住了电脑的边沿,像是要把它紧紧攥住一般。

其实不然。

就在刚才,异端分子Eduardo Saverin猛的将电脑一砸,地板上发出一阵脆响。

他像是得了精神分裂一样带着那狂热地像是要将人灼烧一般的喜悦看向他的Mark,又骤然转变为深邃的绝望。

那眼神看得我十分渗人。像是无法呼吸溺死在深渊里的人鱼,无法跳跃向山涧下坠落的小鹿,以及无法飞翔被啃食到骨架的猎鹰。

最后,我看见他的嘴唇微微蠕动着,我听到他用他那沙哑的声音说——

“Yha……Mark,i was left behind.”
 
——选自《异端分子Eduardo·Saverin观察报告》

评论(5)

热度(37)

© 咸鱼咸鱼是校长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