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You didn't want to say anything to me?


警告:OOC

概述:一首梦醒时分送给Mark Zuckerberg

来自 @紫悠游 的点梗,拖了很久才更完非常抱歉qwq

——01——

大雪纷扬的冬季悄然已至,深冬的色彩将街景融成雪白一片。

向着既定方向呼啸而行的西北风与根系分布较浅的裂叶悬铃木正面相撞,原本为了降低蒸腾作用而骤减的薄叶愈发的疏落了,独留下皮干粗糙的灰白色枝干颤动着抖落下几堆混杂着三角状枯叶的厚密雪块。

被地球引力所固定的垂直向下的坠行方位预示着一场猛烈撞击的迸发,由密密麻麻的细小雪碎汇聚而成的庞大雪块在与牢固的石制路面斗争的过程中输去了本貌,零零散散地铺撒在了冰凉的石板路上。

仅仅只是路过却目睹了两番大自然角逐的手捧滚烫热饮正试图抱杯取暖的Dustin一个趔趄,止住了自己向前迈行的脚步。

突如其来的骤停致使他包裹严实显得臃肿异常的身躯前倾了许多,眼下Dustin距离与那堆裹挟着零细灰尘、比之先前的白瑕截然不同的冻雪亲密接触仅有毫厘之隔。

但他最终还是在踉踉跄跄的肢体抢救行动中稳定住了身形,以一种僵硬的姿态挺立在了原地。

“呼——”

稀松的白灼雾气藉由呼吸的律动喷薄而出,Dustin晃了晃自己毛茸茸的脑袋,有些动作不稳地握住手中菱格条纹的塑料吸管猛吸了一口。甜腻的焦糖味顺着咽喉滑向食道,所经之处还存有淡淡的余温。

他再度松了一口气。

——02——

树根盘绕、木节交错的速生材乔木伫立在逆风道口,摇曳着它那再无昔日婆娑之姿的树身,晃动的枝节似如被透明的木偶垂线所缠搅,遵循着既定规律登上寒风卷袭的舞台。

那是两抹低调暗抑的深灰色,在被白雪侵袭的王国里却显得惹眼至极。略显高挑的那道身影在浸雪的长椅旁停驻了脚步,墨黑的长靴顺应着脚部的发力在积囤的厚雪中烙下深刻的凹印。

他扯了扯环绕在自己脖间显得有些松松垮垮的厚绒毛围巾,红润的唇瓣在浅笑的弧度左右下一张一合,怀揣着稍许无奈亦或是调笑的心态创开了新的话题。

“尽管在我的认知里,Mark Zuckerberg与后悔药的兼容性极差,但这并不妨碍我的好奇心影响自己——”

“所以Mark,你真的没有在背地里倒卖后悔药吗?就当是为了你最好朋友的羞耻心做一回贡献。”

“……”

“首先,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Wardo。”

“其二,提出交换围巾的是Eduardo Saverin而不是Mark Zuckerberg。”

“再者,比起黑足猫这种不恰当的自喻,我个人感官梅花鹿更适合你。”

“最后,恕我直言,如果你口中的Mark持有这种违背自然科学的未经登录国际药典的不明药品,那么他昨晚的心情就该是欣喜若狂而不是心力交瘁了。”

“……”

“Well,我们暂且不论那些乱七八糟的追加术语,现在不是你最好朋友的Wardo提出了一个微妙的问题:昨天夜里最先醉酒的Eduardo到底对Mark做了些什么?”

“事实上你不用刻意强调‘Wardo’这个特称,Wardo。”

“昨天凌晨是一个罪恶的夜晚,我曾经犹豫了三秒要不要给你做一套完整的CAB,但在三秒后你主动亲了上来,于是被干扰理智的我放弃了这个策略。”

“魅力无穷的Mr.Mark,请继续您的忽悠,亦或者称之为扭曲的阅读理解也并无影响。”

“罪恶夜晚的罪恶Wardo并不认为您会做除人工呼吸以外的人工循环和开放气道,AHA①向您发来谴责。”

“Ok,你昨晚是骑乘体位而不是反攻体位。”

“……Holy shit!”

——03——

“我的上帝。”

虽无实质却依旧洋溢着恋爱的酸臭味的粉红泡泡们四散在空,Dustin对待这些陪伴自己已久的老可爱们却并未像往常一般激活体内对火焰的渴求与渴望——

反倒率先褪去了包裹在掌心之外的手套,伸出指关节来不轻不重地按揉着那双将街景尽收眼底的眸眼。渐深渐浅的外力刺激致使这对浑圆的球状体苦不堪言,湿润的眼眶也顺势溢出几滴晶莹的泪水。

长舒了一口气之后,Dustin默默地停下了自己隶属于不健康行径的错误护眼示范,生于睑缘前唇起着独特保护作用的眼睫毛在他通红的面颊之上投射出两道细密的阴影。

随着时间的推移,银装素裹的雪景再度清晰地呈现在了Dustin眼中。放眼望去,与之记忆中的模样相重合的两道熟悉的身影依旧贴着外表模糊不堪声音却嘹亮地连细微的喘气声都能听及的标签。

那并不是他的听觉响应范围所能触及的领域,Dustin原就眉头紧皱的面部表情变得愈加的扭曲了,就如方才掠过清空盘旋的雁阵一般。

他怀疑自己活在梦里。

——04——

也不知是Dustin对世界诸多不合理的揣测引来了法则的降临亦或者其它例如Mr.Moskovitz是个怕疼的伙计之类的原因,其脑海中密密麻麻排列串联的清醒计划终是以各种意外失掉了它们的准头。

焦躁烦闷的负面情绪宛如蜿蜒曲生的藤蔓纠缠在Dustin心头,离家出走尚未归来的守护天使在他那句F字打头的混账话脱口而出的同时,再一次地为自己增加了为期三天的休假。

三天又三天,三年又三年,自家守护天使说不定早在外面成家立业,想回都回不来了。

印堂发黑似有血光之灾的Dustin奋力揪住自己不会痛甚至还隐隐作祟的良心在漫漫飘雪中平静了良久。最终他仍是按捺不住心底攒动的欲念,以一种掩耳盗铃之势封闭住了自身耳廓与外界紧密相连的空隙,朝向那两道标志性的身影奔跑了起来。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替还尚未勘破世界诡异真相被屈辱地蒙在鼓里的Mark与Eduardo放开嗓音高歌一曲——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我觉得你们两个马上就要散

这雪下起来,我一人精彩

我诅咒你们马上就被人拆散

作为一名合格的,拿过组织颁发证件的活(F)雷(F)锋(F)红(团)领(团)巾(员),等唱完这首满是爱意的祝福后,Dustin的系列任务就仅余下跑路一个未完成项目了。

当着小情侣的面做这种事多刺激啊,反正他活在梦里,Over。

——05——

清晨时分,笼罩在一片霞气中的kirkland宿舍楼格外的静谧。

几道刻意减缓脚步踏重却依旧躁动的声响在楼道间骤然炸起,突如其来的闯入者撩了撩他那精心梳洗的鬓发,抬手间摸出一串挂着宿舍号牌的铜制钥匙转开了闸锁。

“我头发比你卷所以我应该在上面!”

“我能够驾驭大背头所以我应该在上面!”

“我砸过Chris送你的电脑所以我应该在上面!”

“我砸过Christy送你的围棋所以我应该在上面!”

“我的秘密身份是Spiderman所以我应该在上面!”

“我的秘密身份是Lex Luther所以我应该在上面!”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2

铺天盖地的争闹声溢进溢出,Sean靠在米白色墙边的身体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他拍了拍并无墙灰的手背,轻咳了几声以示自己的存在。

哈佛宿舍间的隔音效果倒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可怜、弱小又无助的Sean Parker本人想提点一番你们这对小情侣:神圣的宾馆在向你们招手。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抛却身高劣势正费力压住Eduardo的Mark在闻及这句话时便抬起了头,对向Sean的眼眸中夹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审视:“今天只是情况特殊,所以你得给我出去。”

无所畏惧地怂了怂了肩,Sean一句“行啊,但是Wardo得和我一起远(chu)走(men)高(li)飞(kai)”还尚未脱出完整,便被作为当事者之一的Eduardo一个瞪视止住了话语权,眼睁睁地看着他以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推开了Mark走到自己面前——

“你来早了吧?第Sean Parker号相亲对象。”

——06——

“!!!”

一个鲤鱼打挺清醒过来的Mark高频率地喘着粗气,他扯了扯披在自己下腹中部纯白的凉被,湿滑的汗液顺着躯体伸展的曲线蜿蜒而下。

胡乱地抹了一把汗,Mark这才意会到Sean临走前那句无限循环的“祝你好梦”所要真正表达的含义。

他就说Sean Parker怎么会出现在哈佛这条并不属于他的时间节点上,原来方才以Dustin、Sean视觉所目及的一切皆为荒诞无稽的梦境。

“Mark?你醒了?”

声音的源头是只身着一件松松垮垮连衣扣都扣错了位置的浅蓝色衬衣的Eduardo,他被Mark意义明确又露骨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慌,撇撇嘴伸手扯开了衣领欲盖弥彰般地将脖颈周围青紫交间的吻痕笼统地遮了遮,“快点,昨天说好的要陪我去相亲的。”

“相亲?”Mark漏洞百出地藏起自己的焦虑不安,他现在满脑子都是Sean那句“祝你好梦”,昨天所发生的一切早已抛却脑后了。

“对,你和我,在我父母家。”

——END——

①:美国心脏协会

评论(4)

热度(171)

© 咸鱼咸鱼是校长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