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BVS/NYSM/TASM】下雨请打伞(上)


警告:OOC

概述:当Eduardo Saverin与Peter Parker相遇

——01——

Eduardo与Spiderman的第一次相遇是在那个被父神恩赐的雨夜。

豆大的雨滴湿润着面部从他的发梢滑落,横立在Eduardo身前,镶嵌在平滑地面之上的水镜中倒映出他此刻的狼狈模样。

Saverin家的小少爷眼中盎满了浓郁的不可置信的色彩。

从衣着穿搭再到学业课程,他已经很久没有像如今这般狼狈过了,而那许久未见的狼狈在自己尚未擦拭水迹的脸庞上刻下了烙印。

导致这一切的关键点是一把雨伞,Eduardo忘记了在阴云布和的雨天带上一把占用空间大但却实用的雨伞——

可若仅是如此他便不会像现在这般流露出几近惊诧的神色来了,这是大脑顺应自身心理变化所强制给予的加剧情绪激化的回忆所造成的结果。

Eduardo在约定好的地点焦急地来回踱步,他在等待着一个记忆中所熟知的身影,但手腕上钟表有节律地走动着所传达出的时间与他和Mark所约定的时间擦肩而过。

Mark并没有遵守约定赶来,他随即便确认了这个清晰可见的结果。

这使Eduardo的负面情绪频频飙升,他很想将大部分缘由推脱到Mark身上,但作为Zuckerberg先生至交好友的自我修养迫使他将这一想法即刻间烟消云散。

不打算再多作等待,Eduardo有些担心Mark的身体状况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危险数值,不然也不会形成错过这张行动卡牌。

——02——

这是个爆发点,并且无庸赘述。

所处这一时间段的Eduardo对情绪的调控并不及以往,他未能沉浸于一个理想的状态,他的情绪明显有些不大对劲——

未被发觉显得过于常态的预料之内、浮于表象焦急的不安以及隐忍的愤怒。

如若Chris陪伴在Eduardo身边,他或许会提及起自己一直抱有的,关于Eduardo这样压抑自身对Mark的不满从而实现纵容举动的感性行为会致使那被压抑之物像滚雪球一样,越积越高越堆越深的理论想法。

理论的最终设想是:待到它彻底膨胀爆发的那一天,这庞大的能量会吞噬一切,就例如说Eduardo本性中的冷静自持。

但事态的发展并不是个固定的值,它是个变量。

——03——

“下雨天记得带伞。”

Eduardo讨厌雨天,因为雨天不仅会耽搁他的行程还会影响他原本晴空万里的好心情,更何况是今日这种濒临困窘的局面了。

然而当那具被战服包裹着的身躯一边喋喋不休地将安慰的语句化作抚慰心灵的暖流,一边将雨伞轻缓却有力地放在自己手中时,他突然觉得雨天好像并没有那么惹人生厌了。

流动的时间仿佛被拉扯住了行动轨迹,世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Eduardo面前停止了它的运转。

纽约的好邻居此刻出现在了加州的磅礴大雨中,举起了他那双纤细有力的臂膀,为他、为Eduardo、为Eduardo Saverin撑起了一把暖色的雨伞——

宛若裹挟圣谕降世的天使,在世人最脆弱无助之际毫不掩饰地传递着自己贯彻希望的爱与善意。

Eduardo心知肚明他需要的不仅仅是一把雨伞,而是一块缝补自身缺角的填充物。

他渴望出现一个合适的人选鼓励他支持他、以昵称宽慰着他将话语浮现:你此前流露出的惊诧和狼狈都是合情合理的,你可以不顾及Mark的感受去责怪他,你的委屈都是应当的,你可以……

而时间巧合地点巧合声誉巧合的Spiderman在一切巧合交融建成的命运桥梁上,为他将那块缺角重新拼凑了起来。

Eduardo的声音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呜咽(这可能是他最后的矜持)。他眨巴着那双好似天上的父都赋予了赞美之意的焦糖色眼睛,用着软糯的嗓音喃喃地道着真诚的谢意。

而此刻面对着Eduardo并不自知的好感度攻势下的,仅仅是因为对方有着和自己相似的容貌就被害死猫的好奇心所驱使,不明所以地换上战衣偷偷跟着对方的纽约好邻居现如今有些窘迫地挠了挠蜘蛛面罩上的纹路,被遮住的清秀脸庞在瞬间被滚烫的火烧云层层覆盖。

“不、不用谢。”

一次啼笑皆非的相遇。

——04——

Eduardo与Peter Parker的第一次相识相知是在那场被戏称“天价离婚案”的触目惊心的官司之后,《The Social Network》正处于单向的令万众期待的筹备之际。

而此时此刻的“天价离婚案”参与者兼电影主人公原型的Eduardo正与这位噙着清爽微笑端坐在自己身前,言行举止还尚显青涩的与自己容貌相似的《号角日报》预约记者相谈甚欢。

从他和Mark的过往到网络间对他和Mark争锋相对的一些流言蜚语的证清,如若不是采访内容所引起的不适,Eduardo相信他们的交流氛围该是更轻松愉悦的才对。

Eduardo喝了口助理泡给自己的咖啡,指腹轻轻蹭了蹭咖啡杯的杯沿,笑容满面地等待着Peter的下一个疑题。

“据传您已经订好飞往新加坡的机票了,可以透露给《号角日报》这一情况孰是孰非吗?”

看着自家采访对象愈渐加深的笑意,Peter清晰地听见并数清了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跳声。

说真的他一没有用着Spiderman的身份极限运动,二没有又从Batman那里听闻到足以证明Lexy是个搞事儿狂魔的紧急通知,这两者排除在外就只有紧张这个可能性了。

穷小子Peter Parker紧了紧自己握住细长笔身的手掌,温热又黏腻的触感并未让他镇定下来,反而让他感觉糟透了。

尽管他有一个超能力名称为有钱的男朋友,但谁叫这是他第一次以正式记者的身份进行采访,采访对象又是如此有采访价值还作为过自己跟踪对象的Eduardo Saverin呢。

Peter不由自主地抽了抽嘴角,回想起了报社那位近期沉迷文字冒险游戏的主编在自己临走之前的千叮咛万嘱咐——

“因为你和他长得像,很大程度上会有额外的好感度加成,所以才将这个与其它报社争破了头都勉勉强强争取到的名额交给你的。”

最终他还是在心底深吸一口气,屏蔽掉了内心满腔的吐槽之意,用圆珠笔顶了顶自己的黑框眼镜,满眼希冀地开始等待Eduardo给出的答复。

——05——

“原本我是真的打算去适应一个新的环境,但我的母亲劝住了我。”

提到自己的母亲,Eduardo原本微微皱起的眉头一下子舒展了开来,“她耐心地列举出了一条条经验之道劝导我让我留在美国,于是我就此留了下来。”

Eduardo答得异常简陋但却又挑不出什么问题来,往往这样的回答是不会让以职业精神良好著称的记者心满意足的。

在这样的心里建设下,当Eduardo察觉到Peter情不自禁将情绪写在了脸上并用语言将他的主题意图更简洁明了地阐述出来后,倒是在少年青涩的脸颊羞红之前忍俊不禁了起来。

随后他止住了Peter表示歉意的言行举止,“如果我母亲的举动可以算作大部分理由,那么小部分理由就来自于我的自主检讨。”

“离开美国去往新加坡的所作所为显然是幼稚偏激甚至还带着些赌气意味的,更何况这样的举动会让一些流言蜚语置我于险境。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看,这明显是弊大于利的。”

Eduardo富有磁性此刻正逐字逐句进行分析的嗓音在旁人听来就如被磁石拉扯着一般,心甘情愿地贴上被吸引者的标签。

但对于Peter来说,现在可不是以分出注意力的方式赞叹他如丝绒般轻柔的声线的合适时机。

Peter这次访谈的重中之重就是这个很有看点的问题,关于眼前之人的流言蜚语他可是被强行恶补过不少的,其中不免就有Eduardo话中隐晦提到的去往新加坡是为了逃税这样的负面推测。

手速迅极地将这一问题的详细答案记录在案,停笔的那一刹他呼地松了口气。

——06——

这一次访谈虽然有些许小波折但是比之Eduardo预想中的要顺利得多。

原谅他对记者并没有什么好感度可言,因为那些记者们每每近乎吹毛求疵的疑问总让他较高几率地想起一个名为《Just a flower》的故事。

那是一个啼笑皆非的故事,由Eduardo Saverin与Mark Zuckerberg共同执笔所编写出来的发生于真实世界的故事,而编写者之一的Eduardo并不想回忆起这个引人深思的故事——

大学生Eduardo养了一盆娇艳欲滴的瘤瓣兰,这使他原本就被经济学课程与人际交往所分割占据的时间更加紧凑了。

他最好的朋友Mark紧促着眉头,以一种指责的语气开了口,不知道是对向Eduardo还是对向那盆被晶莹撒下的壶水所灌溉的斑斓美人儿。

“只是一朵花而已。你没必要浪费宝贵的时间去精心呵护它,那很愚蠢。”

时间向前流逝的Eduardo犹如吞噬掉颜色杂乱的调色盘一般心中五味杂陈,时间逆向绵延的Eduardo却无奈中带着甜蜜地笑了。

……

时过境迁,Eduardo曾按捺不住心底的巨兽兀自回想,Eduardo在Mark心中是否也是一朵花呢?尽管那朵花花语不凡,但他也仅仅只是一朵花而已——

一朵挡路的花而已。

——07——

这种偏见的一部分造成了访谈结束后,Peter所预约的结束时间并没有达到这样一个超出预期的结果。

两个互相看对眼的年轻人就此攀谈了起来。

在某一个特定的匣子开启之前,他们交谈的一切都很顺利。对方的性格鲜明深入人心,兴趣爱好几近相仿,这为他们愈渐加深的语言深度贡献出了不小的经验值。

但当Eduardo说出那句简短但是信息量庞大的话语后,他清楚明晰地看见了Peter原本扑扇着透亮的大眼睛满脸写着好奇两个大字的面部表情像是在一瞬之间带上了紧致的人皮面具,整个面部僵硬了许多。

——我或许会选择在Lex Corp任职。

这是Eduardo的原话,也是让Peter面色骤变的原因。

眨了眨眼睛,Eduardo脑中浮现出了形形色色关于Peter此次反应的解释,或许他与那位Luther先生有过节又或许是其它私事上的问题。

正当Eduardo想顺着猜测的结果给出模棱两可的疑问以供应变之用时,Peter做出了反应。

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将目光从平视的角度降为了低垂着头所展示的角度。眼睛是心灵的窗户,Eduardo能用眼睛辨清他的基本情绪,他也一样可以做到。

疑惑以及关怀,Eduardo这一外放的情绪在被捕捉到的刹那让Peter的眼神变得有些慌乱,但下一秒便被平复的心境所掩盖住了。以今天天气不太照顾他,如此地寒冷刺骨为理由,他将Eduardo埋藏着深意的眼神敷衍了过去。

Peter不愿意透露Eduardo自然也没兴趣询问,待到指针达到指示地点时,两人便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便就此别过。

只不过偶尔粗心大意的Peter小声嘀咕着的话语恰巧处在了能被Eduardo留意到的收听范围之内,那是一句让他疑惑加深的——“Batman”。

——TBC——

评论(12)

热度(212)

© 咸鱼咸鱼是校长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