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四人×你】War

警告:OOC

概述:幽冥AU

PS:Spectral是一种人造物质,因为3D打印出来时扫描的人类所以是人类的形态,温度极低一碰到就会被冻死。关住它们的仪器因为战争的缘故破损了,所以有一部分出逃了。能够被铁屑阻挡住,但只有一小部分时间,不能穿透瓷制品,改变其物理性质诸如温度多少度液化之类的可以打散它们但依旧不能使其消失。

——周棋洛——

“等我们从这里出去,我请你吃薯片好不好?”

漆黑空荡的废弃工厂中,周棋洛那与之灰暗的色彩形成鲜明对比的大眼睛明亮璀璨如耀阳下的浅海。他紧紧抓握住你细嫩的手掌,十指相扣。

“薯片?那是什么?”

你不明所以的疑问引来周棋洛一阵细微的轻笑——他原本想放大声响好生调侃你一番,但是理智阻止了他(他应该为自己的理智感到庆幸)。

高昂的声调会引来更多游荡的Spectral,那可并不是什么炫酷的事情,毕竟光靠工厂周围铺满的铁屑根本不够支撑起一个足以庇佑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的屏障。

“唔……”

尽管周棋洛的笑声微乎其微,但是以你那实战了多年,专门用来躲避Spectral的捕杀的敏锐听觉是不可能听不见的——

更何况是在与他紧紧依偎在一起抱团取暖的情况下。

感觉到自己脸颊上烫人的温度,在羞愤交加的情绪纠缠下你支支吾吾地开了口:“哼!我、我又不是我们国家...啊,不对!我们两个又不是同一个国家的。更何况我们国家战争持续那么多年了,从有记忆开始我就住在这座废弃的工厂里了…”

“哪还能...还能知道什么薯、薯片之类的东西……”

不知作何原因,你越说越伤感,心底原本埋藏得近乎完美的负面情绪像是被钥匙解放了自由,如倾斜的瀑布般蔓延了开来。磕磕绊绊了好几分钟你也没有把剩下的话语补充完整,只剩下清脆的呜咽声在小片的区域兀自回响着。

“诶诶诶?!薯片小姐你别哭啊,你可是有世界第一帅气可爱的周棋洛陪着你呢!眼泪一点儿也不适合你的,可不应该哭的……”

周棋洛手忙脚乱边做着肢体语言边吐露出的那些话语让你不由自主地有些憋屈。

你刚想抬头回击他说那自己就放弃世界第一可爱帅气的周棋洛的所有权,但看到他那从表情中满溢而出就差写在脸上的担忧与歉意后,你最终还是无奈地低声叹了口气——

“那你告诉我薯片是什么啊?还有薯片小姐是什么鬼?与其要变成食物小姐那我还不如成为Spectral小姐。”

你看见自己话音刚落后周棋洛那清亮的眼眸中就盎出了些许晶莹的水汽,像是在强行隐忍着什么。你暗自猜测百分之百的可能是在憋笑,因为他的脸都已经红成一块红苹果了。

好在周棋洛察觉到了你面部表情的变化,随后便进入了正题。“薯片是我最喜欢吃的零食哦,吃起来香香脆脆的,在休闲时光中享受薯片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还有还有,”只见周棋洛仿佛是为了应证什么,努力伸长手臂以拉开左右手的间距,“薯片小姐有那么——好!当然要以薯片命名了!”

你轻笑几声,原本满脸的泪水哀丧在不知不觉间被甜蜜的笑意一步一步地挤兑了下去,略带着些玩笑语气地给出了新的话题:“你家薯片小姐的好只有那么点吗?”

眨了眨视力良好的眼眸,你有一瞬之间觉得问到这个问题的同时,周棋洛眼中仿若出现了缭绕火焰般的炽热。在那之后你便捕获到了由他清澈如百灵般的嗓音赋予的答案——

“那是因为薯片小姐是独属于周棋洛的哦,测量单位当然也是周棋洛啦~”

——李泽言——

Aratare。

你目不转睛地看着抵抗国科学家的技术杰作,茫然而机械运行中的玻色-爱因斯坦凝聚态。它正在扫描李泽言的躯体,瓷制容器中的虚幻身影忽隐忽现,你知道这是Spectral快要诞生的节奏。

Lost souls。

李泽言早已腐朽死去的躯体在扫描结束后的−273.15 °C 3D打印过程中逐渐消散,最终只留下一根根细长交错的神经脉络。

souls of the dead。

瓷制容器上剧烈的拍打声扰乱了你的注意力,你看着那透明的身影,在特殊护目镜的帮助下你得以欣赏他重新展露于人世的姿态。

They're trapped between life and death。

你收回了眺望李泽言的深邃目光,最终视线回归到了四周零落的仪器上——被毫无人情味儿的冰冷机械提取出来的神经系统维持着它的生命。

and they can't find peace。

但他很痛苦,一呼一吸都是被冻结搅碎的疼痛,痛苦到毫无理智可言。

“还差一点,千万别着急,我亲爱的怼怼先生。”

周围拍打撞击的声响愈发强烈,出现漏洞的瓷制容器上迸发的裂痕越来越多,仿佛下一秒那些抓握住细薄丝线的Spectral便会饿虎扑食般朝你狰狞地袭来。

在这种危机存亡的关头你放空了除拔出管道外的所有思绪,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只听“碰”的一声巨响,无数瓷制容器骤然碎裂化为飞舞的利刃,交错在利刃之中的嘶吼声铿锵有力,没有具备转化其能量形态武器的你,显而易见是它们的囊中之物——

顷刻间,巨大的“吱呀”声划破了Spectral原本欢呼雀跃般的浩大声势。俯瞰中央仪器,是未能连接上电路垂向水中的管道以及那所处方位与原本对立的漆黑拉手。

是你赢了。

“李泽言,我赢了。”

“你也可以...安息了吧。”

——白起——

“F4区域韩野中士阵亡。”

兵工厂外装甲车内的许墨博士通过通讯装置传来的声响告知着你又一生命的流逝。

又一个,你默默记下了这是第几个阵亡的队友。数串阿拉伯数字在你脑海内迅速排开,独属于韩野的那一串数字在你心中惊起了一片波澜——

第三十八个。也就是说,整个遭遇Spectral袭击的队伍中只剩下两位存活者,而剩下的这两名存活者赫然是躲在瓷制浴缸下的你和白起。

“白起...只剩下我们……”说出口的话语还未吐露完整,理清思绪的你便将其吞咽了回去。

越是濒临灭亡的关头越是得如履薄冰调整好心态,绝不能持有诸如崩溃般的态度,这一微小的念头可是会大大影响你和白起的生存率。

你深吸一口气,将转变心态后的考虑告知给了白起。

“如果我没有计算错误的话,Spectral应该无法穿过瓷制品,不然它们大可直接穿过掩体将我们低温致死。”

你的推测得到了白起的认同,但现在你们两个的核心任务是活着从这座兵工厂内离开而不被Spectral袭击成为一具冰凉的尸体。

就算只有活着出逃一个指定要求,但这个任务依旧难上加难。你不由自主地紧了紧原本就攥握住了的手掌,指尖嵌入布满蚕茧的肉中,突如其来的疼痛平缓了些许绷紧的神经,但随即它便被一双有力而温暖的手掌包裹住了。

“有我在,别怕。”

白起低沉富有磁性的深潭嗓音在此时此刻对你而言犹如天籁,你原本高高悬挂而起的不安与烦躁竟生生降下了许多,这足以使你在心底吐出好大一口浊气。

“嗯,我不怕。”

你这样回应道。

——许墨——

那是一抹独一无二的色彩,就站在不远处紧咬着牙关强装镇静地颤抖着,如此倔强的美丽。目睹这一切的许墨摇了摇头,眼底翻滚着浓郁的感情色彩——

想要用自己冰凉的体温感触温暖的色彩,想要更高速地游荡抢占先机使她不被其它同类觊觎争抢,想要在丁香色的灯光中游移只为了能够让她看见自己虚幻的身影。

想要拥抱她,想要对她温柔以待,想要她的全部。

许墨轻声笑着,并不恼怒在她耳中自己的低语等同于低沉的嘶吼——

“疼痛只有一瞬间。”

但他的疼痛不止一瞬。

比原本存活在世间所承担的疼痛还要剧烈,直线刺入他体内的能量光束将他凝聚的状态分散打乱,毫无形体可言的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抹色彩从残破的指缝间溜走。

“悠然!三点钟方向!跑!”他听见了这样的声响。没有挽留、没有回望、没有爱,只有在此之后人类短暂胜利的呼号。

许墨依旧保留着笑意,在敌方恐惧癫狂的眼神中重新站了起来,凝聚状态重塑完毕——

“你们,好像高兴地太早了?”

他的色彩应该和他融为一体才对。

——END——

评论(7)

热度(21)

© 咸鱼咸鱼是校长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