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四人×你】正确的捅刀方式


警告:OOC

——李泽言——

抬起匿于层叠文件阴影中的臂膀,他的手中还紧握着一只笔身纤长的铅灰钢笔。那不偏不倚正巧指向你所处位置的笔尖锋芒毕露,并未被笔帽所遮蔽。

今天的李泽言有些不对劲。

你心有余悸地观察着李泽言的眼神面色,有那么一瞬的时间,脑中本该浮现出浸染着墨水的钢笔的画面被替换成了一把脱离剑鞘的利剑肆意妄为的画面——

“撤资。”

低沉有磁性的男性嗓音在你耳边怦然炸开,此后的世界是一片寂静无声。

“……”

你咽了咽口中并不存在的津液,不知是该干笑还是捧腹大笑。经历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你不自在地撩了撩头发并开始大口实践深呼吸法。

“安娜姐,你是失恋了还是增肥了?如此清新脱俗的脑洞可不是你常日的风格。”

“哈?”

安娜显然对你的表现十分不满,她伸出指尖戳了戳自己的心口又调换方位指了指你,“你的关注点在哪里啊,我告诉你这个脑洞是为了让你和李总快点修成正果,不然今后你要真和工作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了,后果就是这个!”

——许墨——

电话里传来一声声急切的呼唤,你也顾不了自己还在上班,踩着高跟鞋就飞奔了出去。

许墨外出遇险失忆了,据说是被连捅了十三刀。你闷声消化着这个并不美好的消息,在心中暗自唾骂着这世界病了,还病得如此怪异不轻!

当你赶到医院病房时,许墨正盯着一只无意中闯入大片白色领地的斑斓蝴蝶发着呆。蝴蝶翩然扇动的绚丽蝉翼拍打在许墨缠绕着浸出殷红的纱布上,似乎是在警示又仿佛是在做逃跑的准备。

这样的情形让你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举动,只得有些愣愣地观察着许墨的身体状况琢磨着不影响他的精神状态的开场语句。

但俗话说得好,“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许墨抢在了你之前开了口,那突兀的声响有些许干涩与沙哑。明明是微笑的表情笑意却不达眼底,随即他将目光全盘转移到了你的身上,原本冷淡的笑意在下一秒便化为了暖阳。

“它不是我的蝴蝶。”

“爱情化学反应告诉我,你才是我的蝴蝶①。”

——周棋洛——

室内原本融洽和睦的氛围在顷刻间发生了骤变,骤变的原因是周棋洛空洞着眼神一脸凄意攥紧在手中的匕首,那把泛着银光的匕首就仿若一头吞噬生灵的巨兽,而它的下一个吞食目标便是早已丢弃了生存欲念一心求死的周棋洛。

“周棋洛!停下!”

似乎是嫌弃气氛骤变的形式不够多样,你饱含怒意的尖锐女声划破了原本紧张死寂的场景氛围,在你愤懑的目光与周棋洛慌乱却隐隐透露出些许骄傲的小眼神碰撞之下,空旷的室内进行了第三次氛围转变。

“不陪你对戏了,刚刚差点吓掉我半条命!”你略带责备地看着周棋洛,并没有被他常用的狗狗眼以及声泪俱下的“我以为你会夸我的,薯片小姐对不起我错了QAQ”所打动,反而使你的指责愈加严厉起来。

“还夸你?刚刚错手拿成真匕首的是谁?那可是真真正正的纯银匕首!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你早就成为石中剑之石周棋洛和你的匕首相亲相爱了!”

“不管了,下次你要对戏尽管去找黑土兄,反正他就在我隔壁。”

说罢,你起身走出了客厅大门,在周棋洛从疑惑转变为震惊的眼神注目礼之下摁响了许墨家的门铃。

今天的周棋洛也翻车地很愉快呢。

——白起——

“学长,你说要是当年那封信②没有血迹该多好…”

“……嗯,的确。”

——END——

①:许墨虽然失忆了,但是他的潜意识让他对你一见钟情了

②:白起在高中时期曾经托韩野给了女主一封告别信,但因为带血所以女主始终没有打开

评论(6)

热度(80)

© 咸鱼咸鱼是校长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