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悲剧洪流(二)


警告:OOC

概述:一轮回勇者如何抱得“不死”魔王归的故事

前篇: 

——01——

“我拒绝。”

Eduardo的出现带给Mark的那种异样的不真实感及其Mark自身的警戒心可以说是让他将拒绝的话即答而出,甚至还单方面的反将一军质问起Eduardo来:“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我需要的是你回答为什么会知道我是勇者这个问题。”

冒着寒光的剑尖毫无礼貌可言的直直指向了正看着他的Eduardo,而面对Mark的咄咄逼人,Eduardo表现出的态度十分冷静或者可以将之替换为从容。

以一种极快的速度,Eduardo瞄准了目标,那双纤细白嫩的手不偏不倚紧紧的攥住了剑刃的剑尖,经过了回望一眼Mark的停顿,像是故意展示般,手部攥紧的动作变得更加用力,殷红的血珠在一瞬间汇聚成流。

血流的滑落导致Eduardo的脸色有些发白,原本轻松惬意的微笑显得有些勉强,但他并不以为意,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动作等待着Mark的答复或是行动。

Eduardo需要得到Mark的信任,哪怕小如细沙。如果得不到Mark的信任,那么Eduardo的出现就任何意义都没有了。

——02——

“Mark,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

Eduardo压低自己的声音用一种只有Mark能听见的音量一字一句的缓和软化着他的态度,这样的举动说巧妙也巧妙,说不巧妙也不巧妙。

常理来说,面对Mark这种不信任的态度,Eduardo应该适当的将称呼语气作出改变并加以调解。而Eduardo却没有,他选择了用亲近的姿态诉说自己的善意。

可就像是被幸运星所眷顾了那般,Eduardo这样的姿态让Mark再次产生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浑身鼓起的利刃在不知不觉间收敛了起来。

“因为Eduardo认识我,所以他知道你是勇者。”

Sean看着Mark和Eduardo周围的气场变得不那么剑拔弩张后,心中暗想这是个合适的时机,于是见缝插针的上前解释道。

“我向Mark你介绍过Eduardo,”Mark的眉头明显拧紧了,但不再紧绷的身体状态却让Sean松了口气,现在眉关紧皱的人换成了Sean。“介于我们初见到现在的时间内所发生的一切,我相信你一定是把它当做废话自动过滤掉了。”

Mark难得的没有反驳Sean那些语气尖锐又刻薄的说辞,因为Sean的话他的确大都选择了无视,Mark Zuckerberg没有兴趣在废话里面挑骨头。

“你可以加入了。”话音刚落,微弱的蓝色光芒从Mark右手小指上戴着的戒指的戒芯中跃动而出,在指尖聚拢而起结构简易的法阵。

如果你此时此刻丢弃掉对魔法阵的注意力转而去观察Mark的面部表情,必然会深感微妙,因为那张脸仿佛就在陈述一个“刚才的一切都只是给你的考验,Sean所说的一切都给我忘掉烂在心里”的歪理。 

而那道充盈着魔法元素的蓝光恰好就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而特意存在的,因为它的确转移了Sean的注意力。

但在Eduardo看来,Mark熟练的包扎技巧说明了一切,虽然他的重点也转移到了Mark那枚简易的戒指上。

Eduardo仔细打量着那枚不起眼的戒指,最终像是确认了什么,那一刻他的眼神变得恍惚起来,而又在下一秒装作眼睛被微风带起的颗粒中伤而红着眼偏移了目光。

无意中瞟到Eduardo此时此刻状态的Sean翻遍了自己的记忆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原本他那放松垂下的双手骤然紧握了起来,面部表情复杂的不可言说。

“其实你可以将处理伤口这种小事交由一个专业的暗牧来进行,以及Mark你手上的是空间戒指?可别告诉我你还兼职炼金术师。”

Sean充满技巧性的提问很快的就将Mark安置于Eduardo双手,还没来得及上升到情绪不稳的面部的注意力全盘移动到了自己身上,紧接着他收到了来自Mark满带嘲讽的答复——

“交给你这样一个不知道在正确时机开口的暗牧?”

——03——

Mark的回答将Sean堵的哑口无言,当然这也是Sean所要的回答所需的回应方式。

他总不可能顶着一张“这都是为了你(和Eduardo)好”的脸告诉Mark,那些在他看来所谓的不正确时机都是被故意挑选出来的,而挑选这些“错误”的时机着实花了他不少功夫,按理来说Mark应该感谢他。

醒醒吧,他Sean Parker没疯。

“至于这枚戒指,”Mark的答复还在继续,如Sean所预料的那样,他在回答的同时死死盯着那枚简朴的戒指,虽然那冷硬的面部表情没有任何软化的迹象。

面对这样的情况Sean在心中的小本本上记下了意味浓重的一笔,与自己原本的猜想相驳的一点。

——04——

“我出生时就在身边了,估计是我父母留下来的。”

父母啊。

这个答复让Sean有些意外,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望向了Eduardo,Eduardo那平易近人的微笑已经有了崩裂的迹象,再下一步估计就是一张臭脸了。但他却仍旧是顽固的强撑着不让Mark察觉出他情绪上的不对劲。

“噗。”Sean Parker愿意向神圣的规则发誓,他真的非常努力的忍住笑意了,奈何敌方太强大,城池就这样被攻陷了。

并不知道那枚戒指内情毫不在意并加以误解的Mark和知道那枚戒指内情怒气满满但就是(因为不到时机)不能解释的Eduardo。

这样想着Sean的笑声更大了,但因为身旁的两人都摸不透他的笑点,这场面就变成了Sean一个人在那里突兀的尬笑着。面对这样的情形,Sean笑着笑着也就笑不下去了,氛围就这样陷入了僵持状态。

——05——

看着由Sean引起的尴尬局面,Eduardo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送朵花感谢他。毕竟他不用自己找合适的突破口将想说的话说出口来疏解自身烦闷的情绪了,这里有一个现成的机会。

“Mark,”Eduardo轻声的将被呼唤者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看着Mark那平静茫然的状态,他忍住了内心想家暴的冲动,提醒自己凡事要冷静,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Eduardo尽量让自己不那么咬牙切齿的继续道:“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枚戒指的设计构造,加上你之前的描述,它真正要戴的位置应该是右手中指。”他咽了咽口水,轻咳了几声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更自然,“当然这完全是我个人的推测。”

听完Eduardo的描述,Mark毫无波澜的“哦”了一声,显然这不是他所关心的。而对于Mark这样的态度,Eduardo表示这全然在他的预料范围内,倒是没有像之前听到“估计是我父母留下来的”这话时显得那么情绪怪异。

“右手中指啊,说不定是Mark你未曾谋面的婚约者所留下的呢。”

正当气氛又将陷入尴尬的境地,Sean有意的插入话题使之缓和了些许,但显然这是个委婉的说法,因为Sean的话彻底让这些由戒指所衍生出的话题陷入了尾声。

“接着赶路吧。”

Mark理都没理Sean的话径直的向着前方走去,足以表现出他对此事的看法。虽然最后因为他的路痴属性,刚没走几步就被Eduardo急促的唤了回来——

“Mark,那边是入口的方向!”

该死的Sean Parker,Mark如是想。

——06——

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Eduardo有意的引导(说实话Eduardo的位置应该放在前面),Mark原本烦闷憋屈的心绪总算没有朝着愈渐强烈的方向发展,反倒减弱了许多。

Mark抬起头来望向前方,站在队伍首位的Eduardo正配合着手中悠扬的竖琴琴音,吟唱着发音怪异的魔法咒文驱赶魔物。那副悠游自如的姿态让Mark的思绪飘得更远更深入。

上帝仿佛对Eduardo赋予了什么特殊的魔力,只要他真诚的微笑显露出来,一切负面情绪都会归于沉默,就连那璀璨日光都要屈居次位沦为陪衬的绿叶——

他很强,强到无需伙伴助力单凭一己之力就驱逐了这一路上所有靠近他们队伍的魔物。

他也很心软,心软到对待魔物从来只做到驱逐,永不伤及其性命(Mark曾好奇的思考过Eduardo被报复的几率,结果得出几率为零)。

他甚至是细致入微,细致入微到这一路上都未曾再发生一次矛盾爆发的紧急情况。

Mark高频率的眨了眨眼。

Eduardo Saverin,一个追寻着自己脚步赶来声称对自己一见钟情的吟游诗人,一个拥有极高合作价值的对象,一个温柔地难以获得其真心的人。

——07——

Mark此时的眼神显得极其空洞,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在神游天外,Eduardo也不例外。他正想分享给Mark出口就快到了这样一个好消息,就看到了Mark一边盯着地面发呆一边踏着脚步行进的这副模样。

“噗。”Eduardo对此表示无奈,暖色的眼眸中尽显担忧之意,在他看来Mark是需要人保护的,而他恰巧就是那个人。

“Mark?快醒醒,这里不是K、不是你的家。”Eduardo双手按住Mark的肩膀轻微的晃动着,像是要说出什么常用的词句,但到了最后却神情不自然的止住了,不知是口误还是什么。

那副模样就像是他自己都不明就里为什么会说出这个词这句话。Sean作为一个旁观者随意哼唱着曲调诡异的歌谣这样想着,小段时间后他摊了摊手,注意力随即转移到了Mark身上。

在外力作用的影响下,Mark自然是回过了神,毕竟他没有在故意逃避什么。但谁能告诉他Eduardo这张凑近了放大的脸部特写是怎么回事?

看到Mark蹙眉的动作,Eduardo松了口气识趣的向后退了一步,“前面就是出口了,Mark,我们快到了。”

“Wardo!”

注意到Eduardo后退的肢体动作,Mark突然像是理智被限制思维被控制住了一般,脱口而出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

“嗯?”由名成段的语句结束后Mark的控制权仿佛回到了自己手中,听着Eduardo满带疑问的声音,他突然灵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挽救尴尬的方法——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名字太长了。”Mark的话语逐渐变得有底气起来,锐利的冷色眼眸直直的对上Eduardo澄澈的暖色大眼睛,“Wardo是简称。”

听到这话的Eduardo有些忍俊不禁,他擦了擦眼角浅淡的晶莹液体,从那双红润的唇瓣中所溢出的话,就像是被巨熊所守护的典藏蜜糖里里外外都涂抹了一遍,满是腻人的甜蜜。

“求之不得。”

——08——

在Mark听来Eduardo的话就像是被提前编织提前计算好时间了一般,因为在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们正好走出了森林,温暖的光辉刺痛着眼中感官,却依旧让人倍感舒怡。

“勇者陛下!”

好吧,现在高兴不起来了。Mark看着森林外围向着Eduardo蜂拥而上的人群这样想着,他的脸上心里在此刻都通通刻上了“我很不爽”四个大字。

而那边被人群包围的Eduardo像是和Mark身心同步一般也是满脸写着“开心”,他的面部表情变得极其冷硬,在Mark的印象中Eduardo好似从未露出过这样的表情,可见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有多“开心”了。

“勇者陛下,Chris Hughes奉圣者阁下之命等待您的出现。”

为首身着花纹繁复衣料精致的法师袍的金发男子小心翼翼的捧着手中似是比自身性命还要贵重的剔透水晶球,缓慢沉稳的开口道,语气间显尽虔诚。

只是这份虔诚是给谁的就说不准了。

Eduardo的面色变得更加不妙起来,他寒冷如渊般的视线使靠近他的人都如坐针毡,冷汗像是不要钱一般层层涌出。

看到这样的情形,Chris的神情从严肃变为了疑惑,他仔细推敲琢磨了一番后语气略显示弱的再次开口:“勇——”

“我不是勇者,真正的勇者是Mark,是我身旁的Mark Zuckerberg。”Chris的话还未结束就被Eduardo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说出这句话后的Eduardo周身像是萦绕着一股看不见的焦黑恶流,本就因那寒意刺骨的眼神不由自主向后退步的人群像是找到了更明确的理由一般。

嗡嗡作响的求生意识不断刺激着脆弱的精神感官,那些由圣者号召征集来的随行者们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向后冲锋,最终根据自我意识选定安全距离,瑟缩着躲在线后。

毫无行动的Chris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丝毫不畏惧Eduardo所散发出的沉重压力,反倒开始质疑起了Eduardo刚才称Mark为勇者的说法来。

他再次望向了手中沉甸甸的水晶球,浓郁的烟雾在画面中冉冉升起,空隙被弥漫的烟雾一点点填补完整,最终只剩下灰茫茫的一片。

此时此刻的Chris面色变得比Eduardo更加冷硬,甚至隐隐约约能够看出狰狞的迹象。

“圣者阁下将他的预言球嘱托给我,交代在这个时刻这片森林的出口处等待勇者的出现。”

“判断的标准便是水晶中浓雾的深厚程度!”

Eduardo的浓雾最厚重,那么他便是勇者,Chris这样想着。在他平静的表面下,那锁紧的黑暗偏执几近要从囚笼中挣脱而出,因为Chris Hughes绝不允许有人质疑Dustin Moskovitz,无论何缘何由。

那是他的道德底线。

——09——

“你说,这是属于圣者的预言球?我记得一本无名古籍中曾记载,预言球认主,交由他人使用难免会有差池发生。”

不远处一直沉默不语COS隐形人的Sean毫无预兆的将作为调剂品的这番明褒暗贬的话语,冲进了充斥着火药味的滚烫汤水里,本就浑浊的汤汁现在彻底变为了一锅未知物。

而躲在远处瑟瑟发抖不敢靠近这肃杀意味满溢的修罗场的随行者们原以为事情将愈演愈烈,正犹豫不决间,Chris却十分迅速的退出了这场争斗,转身与被称之为真正的勇者的Mark攀谈了起来(虽然Chris会被刁难到怀疑人生)。

这种举动作为在不清楚Chris底细的陌生人眼里的确会觉得突兀而怪异,但如果是熟识他的人就不足为奇了。

矛盾的爆发点是勇者,对Chris来说只要有一个说辞符合他的准则不越过他的底线的理由,那么矛盾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Sean的话显然符合了Chris的条件,并且Chris的当务之急是在出现在这个时间点的Mark三人中找寻出勇者,浪费时间可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10——

就趁着Chris与Mark攀谈的这一间隙,Sean和Eduardo凑在了一起,他们灵巧的肢体语言表现出的就是两个伙伴间亲昵的咬耳朵,丝毫不会被察觉出这只是个伪装的假象,此刻关注点全部集中在Mark身上的Chris等人更不会。

“令人惊羡的演技耐力,你成功的熬了过来。”

“祝贺你,Sean。”

Eduardo用着漫不经心的表情做着最诚挚的祝福,他反复摩挲着自己毫无痕迹的右手中指,嘴角扬起形成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Sean看着Eduardo的表情就知道他并没有多真挚的祝贺自己,不在意的摆摆手,这的确不需要什么烂七八糟的庆祝恭喜,如果他连最基础的收敛情绪都做不到,不单是Eduardo,Sean Parker自己恐怕都不会原谅他自己。

“我亲爱的合作伙伴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连Mark那一关我都闯过了,更何况我们世界第一的冰系魔法师呢。”

心里虽是那样想着,但是嘴上总要逞点痛快,Sean语调忽上忽下的故意调侃道。

“Are you sure?”Eduardo充满笑意的温润男声传来,“你对Mark的恨意远不及Chris,”说到这里他意味不明的朝Sean眨了眨眼,“最起码这点我是可以肯定的。”

对此,Sean所给出的回应是:“大部分原因是我怕大仇未报就死在您手里啊。”

“您说是吧?我深爱着勇者的魔王陛下。”

——TBC——

嘿嘿嘿来猜猜看戒指是个怎样的特殊道具以及为什么花朵的烟雾最浓啊w

评论(12)

热度(178)

© 咸鱼咸鱼是校长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