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NYSM】扑克牌里的皇后


警告:OOC

概述:中年花朵的回忆录

来自 @又是一年彼岸花开…… 的点梗,这是个更偏向于精神囚禁,关于爱情就像双向监禁的故事

——01——

现年四十三的Eduardo无意中翻出了自己很久以前写下的日记,那是一本带着锁的日记本,但扣着书页的生满锈迹的枷锁早已在坚固的防御处裂开了形迹可疑的缺口,而为日记本留锁的习惯早在他和Daniel成为伴侣后就消失不见了。

Eduardo向着客厅里看着报纸的Daniel挥了挥手中的日记本,意味深长的眨了眨眼睛,在看到Daniel有些僵硬的面部表情后满意的笑着坐上了沙发。

他的视线再次移向了日记本。

一个历史久远的日记本。

Eduardo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给逗笑了。他伸手拍了拍书面上堆积起的灰尘,粉尘满天飘舞让Eduardo有些不自在的咳嗽起来。

就在注意力被转移的这一瞬间,那本厚重的日记本“啪嗒”一声摔落在地,几页粘性不稳的泛黄书页也随之散落而出。

“呵…”Eduardo轻笑了一声,他看着满地的残页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真是糟糕不是吗?

——02——

那些被称之为“糟糕”的书页好像还带着些更为糟糕的内容,它们使得Eduardo弯下腰的动作顿了一顿。

【Mark并没有履行他的承诺来机场接我,更糟糕的是在我打开门后看到的第一张脸居然是Sean Parker!早知如此我就应该看完那场街边魔术再走,damn it。】

这是Eduardo在这一页上唯一能够看清的字迹部分,其它被书写上的区域不知是遇到了什么外界因素而显得模模糊糊的,根本无法辨别。

Eduardo缓缓的站起身来,抚摸着书页上尚显青涩的字迹,都说字迹代表一个人的内心,他突然觉得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03——

Mark、Mark Zuckerberg。

Eduardo用指腹反反复复的在这个名字上磨蹭着,他是有多久没有想起这个名字了呢?

——记不清了。

在Daniel那只狡猾的雄蜘蛛的引导下,这个名字现今对Eduardo来说就像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一样,或许都不该加上熟悉这个词。

不再纠结于这个早已不活跃在自己生活中的名字,Eduardo的注意力再次进行了迁移,目光停留在了笔墨并不多的那场像是赌气才写上去的街边魔术上。

哦,街边魔术,世界第一的魔术师听到了可能会不高兴。

Eduardo这样想着,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谁能想到那场几乎要被他所忽视的魔术才是他和Daniel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相遇呢?

拥挤的人群、狂热的呼声,那不是当时站在雨中与那狂热的氛围格格不入的Eduardo所关心所关注的,自然也就错过了那张和Mark一模一样的脸。

不过如果真的看到了,他会做什么呢?与年轻时的自己思想大不相同的Eduardo自己可能都说不清楚。

——04——

【J Daniel Atlas,一个奇怪的人。】

书页因再次的翻动发出“刷啦”的声响,Eduardo看着这段话像是想起了什么,喉中发出几声细微的轻笑,清亮的眼里满是溢出的甜蜜。

写下日记的那一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一个在之前被誉为第一次见面的实则虚之的第二次相见。

他在和Christy分手后以朋友的名义被她拉去看了一场那时并不想参与的魔术表演,天知道他是真的对魔术不感兴趣,比起观赏他可能更喜欢解开魔术背后的故事。

Eduardo扶了扶自己垂下的几缕发丝,考虑了一番他是否应该换发胶的问题后又返回了对于那场魔术的追忆。

记得当时Christy还给他留下了一句印象深刻的话,他到现在还能大致忆起——

“比起Mark我倒是觉得Lover更适合你,反正都是同一张脸。”

Eduardo在内心默念起那句话,细长的睫毛高频率的眨了又眨,忍俊不禁的按住了自己的额头。

这句话不管是在当时还是现在都只有让Eduardo哭笑不得的份。在他的世界里,Daniel和Mark可是两个完全不同不可与之攀比的人啊,各种意义上。

——05——

【他对我说了“好久不见。”】

【但我并不认识他。】

视线逐渐下移,Eduardo看到了当时满脸疑惑的自己所写下的部分,虽然现在他早已获得了合理的解释。

你不认识他但他认识你。

Eduardo这样想着,托住日记本的那只手显得有些用力,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表情变得些许古怪起来。

Daniel在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注意到了Eduardo,而Eduardo却并没有注意到Daniel。他和Daniel的第一次相遇是如此的狼狈,狼狈到让Daniel记住了他。

只要想想就觉得不爽。

“咔哒”一声,转动门把手的声音将Eduardo从内心的揣度中拉了回来,Daniel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进了自己的房间,他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了客厅。

好像更不爽了怎么办?

Eduardo露出一个略显凶相的微笑,所以他其实更愿意相信Daniel之前给予他的花言巧语:“我被你在雨中狼狈而不失气质美貌的模样所惊艳到了,于是忍不住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my dear。”

——06——

其实这是真的,只是Eduardo不相信,so sad。

——07——

Eduardo做了一次深呼吸,挑了挑眉冷哼一声又伸手翻开了新的一页。

【最近那位Lover的出现频率是不是太高了些?】

看到这一部分的Eduardo不悦的面部表情好似融化了一般,笑得那么顽劣俏皮。

他记得在当时的Daniel说出那句“好久不见。”后,自己对着那张脸回以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抱歉你认错人了。”

于是便发生了自那之后频繁看见Daniel的长期事件。

Eduardo腾出一只手摩挲自己的下巴,他亲爱的受万人吹捧的世界第一魔术师自尊心受到了挫折,肯定要做些补救的事情,就比如对着那位居然敢忽略Lover的先生开始自己的表演了。

然后就因为这个前置条件把两个人都栽进了同一个坑里绑定在了一起。

他现在怎么没觉得Daniel可爱过?真是正好映衬了中国那句古话——岁月是把杀猪刀。

——08——

微微分神看了看日记本的厚度,Eduardo觉得自己可能没有那个耐心细致的看完了,于是他开始胡乱向后翻着书页,以极快的速度阅读着。

【我对Daniel的看法可能要有所改观了。或许他并不是我想的那样,空耗才华全然沉浸在纸醉金迷间,毕竟为了魔术表演和新任女友分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虽然换位思考会很难受。】

【我今天遇到了一个四骑士的粉丝,他满脸激动的问我是不是四骑士的赞助商或者新成员。哦,Daniel怎么总把我叫上去当嘉宾?我或许应该祈祷下一次不要遇到FBI。】

【不幸的一天,谁能告诉我Daniel和Mark是怎么遇上以及他们是怎么互相伤害上的吗?顺带一说我觉得这次Mark的行为非常不理智。】

【非常…惊喜?说真的我从来没想过Daniel会特意为我准备一场大型魔术,关键是他在表演魔术的同时向我求婚了!等等是交往还是求婚?God,我已经混乱了。】

【我决定和Daniel在一起。】

……

Eduardo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仰望着天花板,眼神有些空洞,像是在思虑着什么。

与外界所评价出的那副花花公子的轻浮模样不同,Daniel内里其实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他的占有欲表现在无伤大雅的行为上,像是一个引路人般指引着你,让你最终明知晓下一步的后果却依旧甘之若饴的踏入他所建立的捕猎网。

Eduardo就是这样,被Daniel用精细巧妙的手段一步步将自己所珍视的物件人士挪位,将J Daniel Atals这个人这个灵魂放上了金字塔的顶层,交出了早已生出警戒心的被重伤过一次的信任心与爱意,没有任何悔意可言。

——09——

“哦,猜猜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迷茫的斑比。”

Eduardo眼前的景色一变,一张熟悉的脸遮挡住了他的视线,是Daniel的脸,也只能是。

Eduardo愣了愣,随即开启了思考模式,以Daniel的身高以及沙发的高度他是做不到俯视自己的,所以他肯定垫了脚。

“噗”,Eduardo没忍住轻笑了几声,顶着Daniel不明所以但隐隐察觉出有些许不对的微妙眼神,放弃了往奇怪的方向说大实话的行为举动,两双颜色不一的眼睛随着各自主人的动作对视而上,像是两颗耀眼的繁星。

“然后迷茫的斑比会将猎人捕获住当作储备粮关起来。”

在Daniel微微愣神之际,一双白皙的手勾住了他的脖颈,另一只手精确的扶上颈动脉窦的位置,湿热的呼吸喷撒在脖间留连,最终向上攀爬停留在了那双刚被主人舔舐过却又干燥起来的双唇上。

他们忘我的吻着,随意存放在Eduardo腿间的日记本随着动作的变化滚落在地,书页被带起新的篇章——

【新婚快乐,Eduardo Altas。】

“My dear,”Daniel从Eduardo身上夺回了位次的主权,他深邃的眼眸中倒映着自己最爱的人,“拥有和你一样的占有欲心理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所以这是双向监禁吗?”

“那么,你喜欢这个牢笼吗?”

面对Daniel的言论,Eduardo这样反问道。

回应他的是一个缠绵的下午。

——END——

小剧场

花朵:日记本的锁是你撬开的吧?

丹总:怎么能用撬开这么没有技术含量……好的就是我撬开的

——作者有话说——

@想吃加菲嗷呜【叶渣 这个人,写了这篇文的番外,点梗的小可爱和我都已经给了授权,有兴趣的小天使们可以去看看w

评论(6)

热度(120)

© 咸鱼咸鱼是校长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