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自私鬼


概述:Mark忘记了一些事情,而他身边所有的生灵死物都死守这件事情,最终他想了起来

警告:OOC

死亡能诉说什么?

——疯狂的辉煌。

——前言

——01——

我看到繁花自衰的腐败凋零,它饱经风霜的枝干被潜匿已久的猎人吞噬榨干,遗留下来的细碎残渣彰示着它最后的用途。

在残风拂过大地之际,猩红中透出焦黑的诡相,它静静沉入历史的孤迹。

真的是这样吗?

——02——

Mark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役中挣扎着选择了光明,清醒之际,模糊零细的画面在眼中渐然清晰。在沉沦的黑色海洋里,果然还是璀璨的光明更致人痴狂吧?

他起身翻找出枕头下Chris出于担忧与好心而赠予他的生满狰狞锈迹的剪刀。

“好像锈斑越多的剪刀对鬼压床的压制效果越好。”

Mark头昏脑涨的忆起Chris当时大致是这样说的,但是他的方法实践起来对Mark没有任何用处。

被贴上无用标签的剪刀直立着被随手丢弃在印满温馨色彩的实木地板上,刃尖紧贴在浅短的缺口上,孤零零的。

就像残缺的他一样。

“War…do?”

Mark还处于迷惑状态中,他并不知道这个自己脱口而出的名字属于谁,而就在下一秒,像是灵异电影中才会出现的负面风暴席卷而来,Mark眼前的景色逐渐融于黑暗,因受力刺激而重重的倾倒在了尚有余温的温暖大床上。

只不过这次,他睡得却异常香甜。

——03——

“Mark?Mark!”

聒噪如鸟雀般唧唧喳喳的呼唤声将Mark从深入的睡眠中拉扯出来。

“我醒着。”

瞬间坐直身子明显只是刚刚爬起来的Mark有些急躁的回复道,他情不自禁的揉搓着自己的卷毛,看得Chris深感绝望。

万一Mark被自己搓秃头了怎么办?等等他怎么会有这种很明显的Dustin属性的想法?哦,真是糟糕。

“你知道你睡了多久?”

将内心一些胡思乱想的脑洞打散,Chris板着脸十分严肃的看着Mark,说真的Mark现在的状态使他很担心,原本以为Eduardo的事件过去后他会有所好转,但现在——

Chris的担忧溢满着出现在了脸上。

Mark并不再关注Chris他转过身朝着那个和房屋风格极其不对应的风格繁华的闹钟看去。

为什么他总是舍不得扔掉这个丑陋的闹钟?

“下午…三点?”

Mark的声音有些不可置信,关于换闹钟的想法也随之消失了。他钴蓝色的眼睛上的双眉紧紧拧皱了起来,仅存的一点睡意也被无情的打散了。

“还是十三号的下午三点。”

Chris毫不犹豫的补上不轻不重的一刀,使得Mark心中的怀疑色彩愈渐加深了起来。

他记得他是在十一号凌晨五点的时候入睡的,随意晃悠的眼珠不经意间发现了刻在地板上一动不动的剪刀,零碎的画面一闪而过,心中认为的最关键的地方却一直回忆不出来。

第三次了。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事不过三”,是谁告诉他的?Mark记不起来却又感觉如此熟悉而陌生,自相矛盾。

Mark啧了啧嘴,一些处于深层区域永远也回忆不出的画面使他困扰至今。他可以断定自己的记忆存在断层!

Mark深吸一口气,在内心暗自立下誓言。

Mark Zuckerberg要知道真相,就没有人能够阻拦他的脚步,只有被他的脚步落下的人。

——04——

“按你所说的,你怀疑你的记忆断层是非自然现象所导致的?”

衣着严谨的神父面上的神色满溢着对这诡异的事件所产生出的浓浓趣意,而那饱经风霜的内心却并不是表面所彰示的那样。

他出于曾经的职业原因不自觉的观察Mark的行事作风,现在可以肯定的是,Mark并单单是因为神父这个身份所选定他的,那么事件的走向可以说是充满了他所喜爱的戏剧性了。

“没错。”

神父听见Mark予以他这样的回答,他抿了抿嘴轻轻拍动着自己洁净的长袍,接住Mark递来的回答说了下去。

“我以为你们这些时刻谨记科学与创新的IT人士全都是无神论者。”

“你说了创新。”

Mark面无表情的回应道,他所信赖的直觉告诉他,这位神父比他从资料里了解到的还要谨慎敏锐。

“聪明的回答。不过,”神父摩挲着自己浓密的络腮胡感慨万分——

“我已经很久没见病人了,还是你这样一位特殊的病人,那么你找我的确切目的是什么呢?”

“因为我需要保险。”

Mark的回答彰显着Mark Zuckerberg式的思维方式。他所准备的计划从来都是充斥着冷静沉着的性格特点的。

“天父上帝救世的主,作为父神的信徒我愿意帮助任何有需求的迷途羔羊。”

神父作出似乎是“愿主保佑”的手势,慈蔼的笑着。

愿深渊的恶魔远离你的身边。

——05——

事实按照Mark所想的在朝着满面荆棘的道路行进着。

他找到了那位心理学界曾经的风向标现在的神父,商讨着能够让他对自己进行一定程度的心理暗示的合作,而那位神父也选择了接受他的提议。 

他正在逐渐走向成功。

“我必须记住。”

Mark的神色中带有灼热的求知欲,滚烫热烈的燃烧着,他迫切的想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06——

“你们知道吗?我刚刚路过教堂的时候瞧见Mark了。”

Sean像是随口而谈,但其所说的句句有深意。他有些烦躁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等待着身旁两位同伴的回应。

“我记得,这周边只有一个教堂,而那位曾经的心理学大师就在里面。”

Chris在忆及那栋巍峨又神圣的建筑时,可以说是瞬间就想到了这位大师。

“……我觉得有些不妙啊,Mark去那里干什么?你别告诉我他有可能察觉到了自己存在记忆断层于是选择去进行治疗了!”

Dustin说出一大段不带标点符号停顿的话语,将话题瞬间代入了所有人都不想深入的主体部分。

“他察觉到是迟早的事,毕竟Saverin曾经占据了他心中不小的地位。”

Sean对此表示无所谓,他只是担心Mark恢复记忆后的状态。

“想到Mark之前得知Eduardo的死讯时的状态我就……现在好不容易不记得了精神状态恢复了结果Mark他自己察觉到了。”

Dustin面露苦色,这一瞬间他的神经陷入了高度混乱。

“……”

Chris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多方考虑后终究是开口了:“其实,我觉得Mark失忆后的精神状态也不见得有多好。他的鬼压床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精神状态也同样变得糟糕起来了。”他叹了一口气,“这样不就和从前一样了吗?”

三人同时陷入了沉静之中,谁都没有再次开口。

——07——

做足了准备后的Mark彰显了他作为一个行动派,虚构的妄想远不如实际的操作的特质。

他开始了尝试,尝试的第一站就是从他最熟悉的Facebook开始。

而他也成功了。

密密麻麻遍布整个电脑的字符并没有使Mark有着任何的情绪转变,因为他知道他会找到他想要的他所不知道的他所遗忘的那一部分所有物。

Facebook联合创始人——Eduardo Saverin。

Mark仿佛抓握住了最缺失的契合灵魂的重要宝藏一般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而在下一秒他就如前三次一般静默着睡去。

——08——

“恢复记忆对你没有任何价值,反而会损耗你的利益。”

Mark听到有声音在他的世界里呐喊回荡,像是在做最后的挣扎,而他对这最后的挣扎不会留有任何心软的想法,他直截了当的反驳了那道声音。

“那只是对你而言。”

“你会后悔。”

Mark皱了皱眉,他从不觉得自己有过任何后悔的想法,这句话对他来说就像是废话一样。

“我要知道一切,没有任何后悔可言。”

说完这句话,Mark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作为独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出现了塌陷的痕迹,裂缝逐渐趋于扩大,内里的世界渐渐被黑暗侵蚀。

“多么直白无趣而任性妄为的答案,怎么我偏偏就吃你这一套呢?”

作为一切罪魁祸首的灵魂撕裂着空间悲恸的叹息着使之回归现实。

稍微有些不甘心啊。

——09——

“……”

一瞬间恢复记忆的Mark理所当然或者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犹豫着是应该不正常站立还是正常漂浮着的Eduardo,一人一鬼魂相对无言。

最终Eduardo还是违心的选择了漂浮,但他那份不自然却被Mark收入眼底。

他们互相安静的对望着,仿佛对方的眼里藏有如传说中所记载的无价之宝那样。

不过也确实如此。

“你不能封锁我的记忆,Wardo。”

先开口的是Mark,他如往常一般说话强硬直切主题,不论如何,他对Eduardo这样的做法感到不满以及愤怒。

“你以为我愿意?如果不是你那快崩溃的精神……啧!”

Eduardo有些焦躁,他本来应该是另一套说辞,但却突然说漏了嘴。

他知道自己强行迫使Mark失忆的做法对Mark是一种伤害,也是一种背叛,但是就如他刚刚所说的,不封锁Mark的记忆所造成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此时此刻看清了Eduardo的不安与犹豫的Mark再一次展现了作为一个行动派的优点,他用行动表明了他的态度。

Mark紧紧拥抱着他的Wardo,他的身体穿过了Eduardo,像是要告诉他这样的行为是错误的是不可能的,他却仍旧像个冲破一切防火墙的电脑病毒肆意妄为的拥抱着。

“Mark…”

Eduardo的声音有些呜咽,他紧握着如今早已失去了色彩不属于人类范畴的双手。

“人类是触碰不到幽灵的。”

“但是我想让你留在我身边,你得存在在我的记忆里,这是一个男朋友该做的事情。”

Mark抬起头来仰望着他的Wardo,他的Wardo看上去遥不可及,但是这对于Mark Zuckerberg来说是不存在的。

他再次拥抱了他的Wardo,眼神中透露出坚毅的倔强,肢体仿佛做过精准测量,如同正常人类一般不偏不倚的正巧贴在肉体与灵魂的缝隙边缘。

Eduardo突然有一种自己不管封锁住Mark的记忆多少次他依旧会抓住那细薄的丝线将真相从废弃的角落挖掘而出的感觉。

而Mark也如Eduardo所想的那般回应了他。

——10——

“而且,Wardo。不论你封锁多少次我永远都会察觉永远都会选择同一个选项。”

Mark的话犹如恶魔轻语的禁断诅咒,它悄然潜伏在你身边,在你最脆弱的时候补上凌厉的一击。

Eduardo有一瞬间想丢盔弃甲缴械投降了。

“I need you.”

紧锁的牢笼被看管者丢弃钥匙,却又崩开一把又一把环环缠绕的枷锁。

Eduardo的表情变得哭笑不得起来。

“I'm here for you.”

Eduardo Saverin真是个自私的混蛋,他这样想着。

——END——

PS:怎么说,我这篇文是发过的然而不小心删掉了(´◔◡◔`)于是我就秉承着反正都要重新发就改一下的原则修改了一下,嘿嘿嘿

评论(12)

热度(55)

© 咸鱼咸鱼是校长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