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悲剧洪流(一)


警告:OOC

概述:一轮回勇者如何抱得“不死”魔王归的故事

Do you love me? 

The essence of I love you.

——前言

——01——

Mark Zuckerberg,现任勇者SAMA,决定讨厌新手村这个地方。

因为村长不带一丝商量的、十分强制的塞了一个神神叨叨的暗牧到他讨伐魔王的队伍里,顺带一说这个神神叨叨的暗牧叫做Sean Parker。

至于为什么如此刻薄的评价第一次见面的队友,是因为这个神队友从和Mark见面开始就自顾自的说些彰示他的大脑构造与常人有异的话语。

“Mark你知道吗?魔王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所以魔王你见过?没有失去性命真是令人惊讶。

“Mark,听我一句劝吧,要是打不过魔王就干脆娶了他和他一起在魔王城过日子吧。”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相信我,魔王一定喜欢你。”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勇者和魔王,自古以来就是相爱相杀的一对不是吗?”

妈的智障。

“我会驱逐所有的魔物。”

Mark翻了一个白眼同Sean走出了新手村。

——02——

新手村外往前走几百里就是迷雾森林。

迷雾森林,如其名,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迷路。而真·路痴Mark还不明白他摊上的不止是个神经队友,还是个猪队友。

“话说Mark,”走在泥泞的小路上,Sean突然开口很是随意的和Mark搭着话。

Mark没有理睬Sean,虽然Sean也并不指望刚刚得罪了Mark的自己能在Mark面前讨到什么好的态度。

“你是从来没有出过新手村吗?”

看到Mark的身形顿了顿,Sean吹了个响哨表示他已经知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现任勇者其实就是个死宅了。

“啊啊,这成就可真是让我们的旅程难上加难。作为过来人友情提示你一句,第一次进入迷雾森林要小心些,因为你可是会遇到惊喜的哦。”

听到Sean这话的Mark逐渐放缓了脚步,皱了皱眉略显烦躁,“说重点。”

也不再打趣Mark,Sean盯着手里的地图将之掂了掂。“会遇到住在森林入口当守门犬的狡猾魔物群呢。”语毕的Sean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紧接着他隐晦的盯了Mark几眼,清咳了两声再次开口说道——

“不过不用太担心,这群魔物虽是数量惊人但是它们贪生怕死,并且同伴之间能够共享视域。”

“也就是说,只要有一只魔物被灭除,其它的魔物就会记住你的危险性从而放弃进攻开启躲避模式。”

Sean不自觉的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他清亮的眼眸偏移了方向,不知有何目的仰望着被阴云遮蔽的天空。

——03——

“你说了那么多废话,无非是不愿驱逐它们,为什么?”

Mark面色冷淡的将Sean的注意力拉扯了回来,他钴蓝色的双眸透着锐利的寒光,一把利剑对于要害总是有着极高的命中率。

“Mark,你说了驱逐。”

Sean并没有正面回答Mark的问题,此刻他的眼中毫无掩饰的流露出对这群如杂草般连名字都没有的泛滥成灾的魔物的贬黜之意,“圆滑的顺应着规则的它们,和某些偏执、顽固、好奇心强烈到最后一败涂地的失败者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

“没有必要的,Mark。真的完全没有必要。”

他抿嘴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十分自然的转移了这个他并不想谈论的话题。

“我亲爱的勇者陛下,前面再转个弯就到迷雾森林了。”

Mark选择了顺着Sean给的阶梯下去。

——04——

阵阵阴风吹袭着大地,细碎的脚步声戛然而止,队伍行进的步伐停了下来。

他们走进了由浓雾作为大门的森林,大片的灰色侵袭着瞳孔中的世界,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包裹住了一般,许是想将他们永远留在这里。

留不住的。

主角会那么轻易的Go Die?

幽蓝色的火焰蹭蹭的从法杖顶端冒出,在欢愉的跃动下迅速的抢占了一部分浓雾的领地。

“Mark!收起你那嫌弃的眼神!立刻!马上!”

Sean这话有点咬牙切齿,这该死的勇者居然敢小瞧他绚丽绝伦的魔法火焰?

“换一种颜色的火焰,就算你是颜控也得看时候。”

Mark冷哼一声不加掩饰的表达出了他的不满。

“你见过哪个暗牧发出来的火焰不是幽蓝色的?啊?!而且!”Sean的神色变得愈加认真起来,“这片森林的浓雾只有魔法才可以克制,普通的火焰根本无法燃烧起来。”

“那是你的事。”

Mark撇撇嘴,像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迅速的抽出贴身的剑刃使全身进入了警惕状态。

看到Mark这样的举动,Sean悠哉悠哉的催促着火苗的涨势,眼中闪过一抹戏谑之意,控制着动作幅度缓缓的远离了Mark几步,准备适时的看一场好戏。

我可怜的Mark,你恐怕还不知道你将要面临的是怎样一份大礼。

——05——

“唰啦啦”的声响在林中回荡着,空气中仿佛多了一丝肃杀之意,原本平和给人以舒怡的树木此刻狰狞的高举着参差不齐的树枝,不约而同的向入侵者之一的Mark暗袭而去。

是的,没有Sean。

So sad.

Mark并没有因此慌乱起来,他只是十分平静的挥动了手中的剑刃,顷刻间地上多了一具被劈成两半的魔物的尸体。视域共享一发动,剩下的魔物群争先恐后的逃离着宛如地狱般的现场。

“……”

此时此刻,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感刺激到了的Mark和一脸尴尬的Sean对上了眼,他们互相微妙的看了对方一眼,最终是Sean先开的口——

“啊,Mark,我好像忘了告诉你这群魔物死后会反弹致命伤害来着…”顶着Mark充满寒意的眼神Sean将法杖逐渐凑近了他,“因为它们太弱小一下就会死,所以会反弹这点无关紧要的疼痛的事儿我就忘了。”

“……”

Mark还能说什么?Mark都晕了所以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说不出来。

——06——

Mark的意识很清醒,四周寂静无声,他仿佛溺在无边际的深海,空洞与黑暗纠缠着他下坠的躯壳。

Mark不想平静的等待死亡,于是他深切的欲望似乎被听见了——远处传来一道细微的呢喃,那是一丝极其微弱的声音,像是在呼唤着什么。

那如天鹅绒般柔滑的声线顺着海流传达到Mark耳边,点醒了这个无声又孤寂的世界,又化作光点点亮了漆黑冰冷的永夜。

Mark睁开了眼,像是婴儿初生一般,对一切都是那么迷茫而懵懂。

Mark下意识的张望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到,此刻他只是一个附着在这个身体上的看客,而那温柔无比暖化一切的声音还在传达着什么。

只不过这次,他听的却异常清楚——

“No…no、no…”

“You can't!”

这具身体的怀里摊着那声音的主人,可他却看不清这个人的脸。

这具身体的手中沾满血迹,殷红的颜色仿若缠绕的魔鬼刺痛了Mark的眼球,但这却不是这具身体的血液。

是怀中人的血液。

浓郁的血滴染尽了他白净的长袍,几滴颜色异样的透明液体从主人的眼眶中偷渡到了衣衫之上,与之融为浑浊的一体。

“Don't cry,Don't!Please!I'm not…going to do that…”

“Don't sleep!Look,We almost succeeded……”

紧接着的夹杂着无尽悲恸的话语,Mark清清楚楚的明白,这是他自己的声音,由此可知一个惊人的事实,这具身体的名字叫Mark Zuckerberg,和他一模一样。

这痛厥的话语来自于几近绝望时的妥协,Mark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说出这样带着侥幸与示弱的语句来,但他偏偏说出了口,用一种嘶哑低沉的嗓音吐露了出来。

“But…Mark,We failed.”

那正在凋零的温暖的生命在一瞬间猛的将与Mark相扣的那只手握的更紧了,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像是想再说些什么。

这样的举动就像是一把钥匙,它打开了一扇紧闭的大门,直冲冲的席卷了所有的一切——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Mark的灵魂被这浓郁的负面情绪所侵袭,他仿佛与这具身体融为一体,在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撕扯着脆弱的神经的此时此刻,陪伴着他、看着他、听着他的只有周身那刺骨冰冷冻结一切的冰雪。

——07——

“Mark?Mark!”

将Mark唤醒的是Sean的呼声。

“哈呼、哈呼…”

Mark像个溺水的人一样,大口喘着粗气剧烈的咳嗽着从沉睡中清醒过来,密密麻麻的冷汗已然将他的衣衫浸湿,黏腻潮湿的异样感刺激着Mark的感官,可这却让他觉得无比舒心。

“我……”

Mark下意识的抹了一把脸,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发现眼前的光景早已改变。

察觉到Mark在做什么的Sean及时开口了:“这里是迷雾森林的中心。你刚刚在治疗过程中突然晕倒了,而我们不可能一直停留在入口处,于是我好心的带着你,走一段是一段咯。”

Mark过滤掉了Sean接下来的一堆自夸的话,仔细的分析推敲了一番,也就是说刚刚的一切全都是梦境?全都是不存在的幻想?

但他感受到了真实,从未在梦境中感受到的真实。讨厌事情不在他的掌控之中的Mark,抵触这种感觉。

——08——

那双深邃宝石般的钴蓝色的眼睛睁开又闭上,Mark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何真正的意义,他或许是想清空思绪转移注意力,又或者只是想这样做。

他现在没有时间能够抽离出来理睬这件离奇的事,因为他的当务之急是他所需要实现的义务。

而就在此时,Sean的话给了他一个合理的心理安慰,或者说是一管强心剂。

“Mark,先强调一句我不是在胡说八道,我怀疑你可能对治愈系魔法过敏。”

这话听着的确像是胡说八道,但Mark曾经是见过一个对魔法过敏的人,他所出现的症状就有幻觉入侵。

而且,这只是一个猜测而已,Sean没必要骗他。

——09——

清风降临这片森林,雾霭中的树影婆娑作响。一道“咔嚓”的细微声响传来,这并不像是清风拂过所制造出的后果,更像是是人为造成的,而这响动也彻底转移了Mark的注意力。

那是一道不断靠近的人影,在幽蓝色的火光中他的面目逐渐清晰起来。因着那人的靠近,Mark的呼吸变得紧凑了起来,一股异样的感觉充盈着他的四肢骸骨。

天使。Mark在那一刻仿佛找不到其它适合于这个人的形容词,脑中只浮现出了这两个充满传奇意味的词汇。

但他不同于那些圣者传书中所记载的那样,金发蓝眼扇动着寓意高尚的纯白羽翅。

他没有羽翼,却比那些有着翅膀的天使更加圣洁耀眼。

那棕色的发丝像是接受过圣水的洗礼一般柔顺丝润,那双明亮充斥着暖意仿若艳阳的焦糖色大眼睛在注视到Mark的存在与之对视的那一瞬间闪过一丝水光,像是遇见了等待一个世纪后的惊喜一般,他的笑意更加浓郁甜腻,致使他人如坠蜜场。

璀璨的日光像是被织成纱衣披散在他身上,那粉嫩丰润的双唇略微蠕动起来,Mark看见他一步一步平缓的向自己走来,那一刻Mark的心为之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Eduardo Saverin,很高兴见到您,勇者陛下。”

“我被您的魅力所折服为之一见钟情,不知可否加入您的队伍?”

——TBC——

评论(22)

热度(177)

© 咸鱼咸鱼是校长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