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天使日回吻


加菲生贺然而依旧OOC警告

概述:Mark得罪了新加坡一条街的店铺然后求婚成功了

——01——

星期日,在平常看来会是一个好日子。

客流量增加,收益就增加。

然而——

“他、他们今天还是会来吧?”

“毕竟Saverin先生每天都要来一家店。”

“我是说今天万一那暴君没有跟着来…”

“你傻了吗?”

“啊啊啊我不管那暴君如果再来的话老娘就不开店改去跳河了!”

“冷静!兄弟姐妹们,拉住她啊!”

“拉不住的,要是暴君再来我肯定也开不下去,科科。”

“哦,对了。新加坡一条街的话好像只有一家店Saverin先生没有去过,是谁的店?”

“诶?是、是我的店。”

声源处是一个体型娇小的双马尾小萝莉,她有些插不上话来,哆哆嗦嗦的举着手。

好、好可怜!

这是缩在角落里围成一个呼啦圈的店铺老板们的心声。

“天哪!看那瘦弱的小身子骨,能承受的了暴君的重击吗?”

“他对你是重击啊?你比我幸运多了,Saverin先生因为夸赞了我家的甜品,当天晚上!当天晚上劳资就被他举着击剑威胁不准做那种甜品了!”

“你、你们居然只是威胁吗?!要是他的眼神和语言能杀人的话他早就杀了我千百次了!现在他的眼神就是我每晚噩梦的根源啊!”

“嘿姑娘,你做了什么?”

“不是我做了什么,而是Saverin先生要了我的联系方式希望交个朋友。”

“我做错什么了?我屁都没做错!”

“Language!”

“……节哀。”

——02——

角落里孤零零的小姑娘看着他们你一言他一语的,思考了一秒就选择了正确的答案那就是跑路。

不管怎么说你们口中的暴君都会来我的店,因为他已经提前打电话给我了。

说起来还真是一个令人胆寒的场面人啊。

——03——

小姑娘回到自己的店里看了看自己银行卡里多出来的一沓钱以及被用私人直升机运送过来的价值不菲的戒指,暗道土豪的世界我不懂。

“把这枚戒指放在蛋糕里。”

这是那位暴君打给她电话说的第一句话。

当时她愣了半天,只听电话那头有些不耐烦的继续说:“明天我和Wardo会来。”

EXM?等等大佬你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我听不懂啊我一介弱女子维持这个店铺还是很辛苦的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啊算我求求你!

听了半天她只知道Wardo是Saverin先生的昵称。

“明天Wardo会吃什么已经发到你电脑上了。”

WTF?你黑我电脑还理直气壮咯?还有谁不知道Saverin先生来店里从来都是现点现吃多次尝试根本就不会一开始就选择好要吃什么ok?你怎么知道的?分析出来的啊?那你好棒棒哦给你鼓个掌。

F**k!

——04——

“叮铃”

推门的动作使得店里的风铃开始摇摇作响。

“欢、欢迎光临!”

所以你们赶快找个位置坐吧我快被吓死了Saverin先生旁边这个人就是暴君吧和Saverin先生完全不是一种风格他好凶好可怕!

“小姐?”

Eduardo轻柔如丝绒般的声线将处于惊讶朦胧状态的小姑娘唤醒。

“很抱歉我马上去做!”

对不起对不起这不是我的错啊都是暴君的错啊居然真的和昨天的细目表上的一模一样这个世界太可怕了我要去组队跳河小姐姐加我一个!

——05——

“您的甜点请慢用。”

小姑娘如临大敌的把做好的甜品放在了餐桌上,以自认为最快的速度缩回了柜台。

柜台离他们坐的位置比较接近而且现在在店里的也只有他们两个,所以尽管Eduardo怎样压低声音还是被有着一颗八卦的心的小姑娘听到了。

我是一只不存在的鸵鸟你们当我不存在ok?

“够了,Mark!我们已经和好了所以请你别再做像之前一样行为古怪的事了,你不能像Beast一样疯了似的黏着我!”

Eduardo的语气有些加重但是不难听出他只是苦恼并不是愤怒。

“我没有,还有Wardo你不应该把我和Beast作比。”

Mark拿着标配的叉子戳着餐桌上装饰用的假花,一脸的严肃认真。

小姑娘:我想为我逝去的花朵唱首歌QWQ

“那为什么这几天我去哪个店你就跟着我去哪个店?还把厨师批判的一无是处!”

Eduardo看着Mark胡乱动作的那只手,觉得Mark今天有些过于紧张。但是他该问的还是得问,对于Mark这种人直接切入话题是最好的方法。

果不其然,Mark放弃了摧残那朵已经千疮百孔的假花。

“他们有我做的好吗?”

Mark的眼里好像多出了一丝委屈的心绪。

“没有食感、口感稀疏、质感久干、无特色无香味。”

Mark说着说着就越觉得委屈越觉得自己是对的。

“而且上次我做出来的全部被Wardo你一个人吃完了。”

“……”

完了完了他开始肚子痛了,他是不是应该告诉Mark上次是因为他得了味觉失调而Dustin他们又拼死拼活的提了一个又一个条件,央求他把那盘黑暗料理吃完拯救没有得味觉失调的人们的性命。

God!

——06——

“就因为这个?”

Eduardo敏锐的直觉告诉他Mark绝对还有深层的想法,不然这样太小题大做了。

“Wardo我们已经和好了,所以你不应该回到我身边?为什么还要留在新加坡?”

说来说去Mark终于谈及到了重点。

“……”

看着Eduardo脸色变得难看起来,Mark眼疾手快的切开了他面前的那块蛋糕,从松软的海绵里露出了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钻戒。

“What?”

Eduardo看着虽然面部表情没变但是周身突然发散出无数粉红泡泡小花花的Mark,有些玩味的笑了。

“谁教你的?Mark?”

被一语戳中致命点,然而这并不能使Mark改变什么。

“是Sean告诉我的,不过这也是他应该做的。”

Eduardo拿起坐落在海绵蛋糕的海洋里的婚戒,虔诚的落下一吻。

“Mark你就是个混蛋。”

——07——

妈的虐狗。

——END——

评论

热度(55)

© 咸鱼咸鱼是校长乎♂ | Powered by LOFTER